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学 > 古代典籍 > 人物传记 > 老子传 >

第三章 异常婚事(二) 日月巧映,偶然?必然?

    从曲仁里往北,有一条青草铺底、野花镶边的幽径。沿着这条幽径往北走二里路,可以看见一条自西向东的涡河。这幽径的尽头,是一个渡口。过了渡口,往北再走二里路,就是蹇员外居住的戴家庄。

    渡口的暮春,风景是异常美丽的。平静的河水又清又绿。两岸杨柳垂碧,桃梨怒放盛开。绿荫和鲜花的影子投到平静的河水里头,活活地象是从天厅里下来描绘春景的神笔画仙在作画,涮笔时特将白粉和大红一齐摇入碧液之中。每当霞飞月现、桃梨花开之时,这里就出现一种异景:渡口东边,半隐在柳荫里的桃花,披不上月光的银色,而披上霞光的红色,花儿红上加红;渡口西边,半隐在柳荫里的梨花,镀不上霞光的红色,而镀上月光的银色,花儿白上加白。东、西对照,相映成趣,显得异常俏丽。因这异景,此渡口又被称做映趣渡。

    映趣渡东南,约一里远的地方,有一座蹇家花园。园中有一所样式讲究的两层楼房。楼两边的小屋是厨房和沐浴更衣室。这是蹇家的外宅(如今称别墅)。每当百花盛开的春日和美妙的中秋之夜,蹇员外总到这里看花赏月。花园的四周围着高高的、石块砌成的墙头。大门和门楼平时都上着坚固的铁锁。只有蹇家的人到这里来,才能用钥匙将锁开开。春季,蹇员外观花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将花园开放三天(夜晚不计在内,因夜里不开),让四乡人们前来观看。园门一开,四邻八村的人,特别是墨客文人,必然不请自来。此时园中花儿正好,观赏一天的人们早已三三五五地相继离开。此次李耳离开得比谁都晚,因西天边出现浓重紫云,有映趣的征兆,他临时决定待一会儿顺便去观看一下映趣渡的异景。一个酷爱自然景色的人。因几次失机,竟然尚未看过离家乡不远的、乡邻们已不感觉希罕的、映趣渡的刹那妙景,这次若要再不去看,岂非错失良机!

    映趣渡上,月辉初泻,红霞刚染。两个年轻人正划着一只杏黄色的小舟自北向南游动。其中一个个儿高些的,身穿蓝衫,腰系丝绦,头戴浅紫色的公子帽。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一派超尘脱俗的风度。另一个,和个儿高些的穿着同样样式,同样颜色的衣裳,戴着同样样式同样颜色的帽子。不同之处,就是个子略低一些,脸盘略胖一些。不知道内情的人,会以为他们是两个同桌念书的文生公子,谁能想到他们是两个乔装改扮的春花女郎呢?那个高些的就是曾经在红石山脚出现过的蹇玉珍;那矬些的是玉珍的丫头,姓戴,名叫春香。

    他(她)们主仆二人划双桨拨动碧液般的河水,小船悠悠向前。这小船是蹇家早已设置下的一只善船。蹇员外为了施善,让行人免费过河,特将一只没有艄公的小舟放在这里,让行人自划自渡。船头拴有一条红色的麻绳,只需渡河之后,将小船系到岸边的柳树身上即可了事。

    玉珍一边配合春香划桨拨水,一边愤恨地咬着嘴唇沉思。她在想,在想自己的身世。她恨,越想越恨。眼前,这映趣渡的景色,对她来说,只能是徒然的幽美。

    玉珍的祖辈住在鸣鹿村(今鹿邑县城),和蹇叔是隔墙邻居。蹇叔,就是那个由百里奚作介绍,被秦穆公请去做上卿的人。到玉珍父亲那一辈,就从鸣鹿村迁至戴家庄。玉珍的父亲好说好笑,性格开朗,而且结识过不少爱吃爱喝的酒肉朋友。曲仁里的李乾就是其中的一个。一次,玉珍的父亲蹇泰安和李乾同桌吃酒,当李乾喝到半醉之时,话头越来越稠。他大声对玉珍的父亲蹇泰安说:“咱这,这一辈在一块好,下一辈也得,在,在一块好。以后,我家夫人与你,你家夫人,生,生,生了孩子,若要是,若要是,一家是男,一家是女,就让他们结为,结为夫妻!”“好!”蹇泰安高兴地笑笑,点头应允。

    事过之后,他们只是把酒兴中的话语当成闲话,也因李家日子很快败落,谁也没有把那话放在心上。后来,李夫人生下李耳,气绝身亡,李乾失踪。十年之后,玉珍的母亲生下玉珍,夫妇暴病身亡,蹇家的家产全部落到玉珍的叔叔蹇泰颐手里。蹇泰颐得了这份家产,一下子成了方圆几十里内数一数二的大员外。蹇玉珍靠叔父生活,年长一十九岁,出落得象一朵刚出水的芙蓉花。她佳美的姿色被世代为官的百里轩(百里奚的后代)看中。百里轩张罗着给儿子提亲。蹇泰颐为了巴结官宦之家,就把玉珍许配给百里轩的儿子百里娃。百里娃没胳膊没腿,是个肉墩。玉珍哭死哭活,不愿就范。这东周时期是个大分崩的年代,世道乱,人的性格也过甚的杂,有弑君杀父的大奸大逆,也有逃避俸禄的大仁大忠,有如痴如醉的循规蹈矩,也有突破性的变革冲锋。玉珍的性格就属于那种带点冲破性的范畴。当百里家娶亲的五彩缤纷的马拉车轿在蹇家门前停下来的时候,玉珍又哭又闹,以头击柱,手握菜刀,大声呼喊:“如若硬要逼我上轿,我就当场自尽!”怎奈当时叔父之命,媒妁之言,无法抗争,机灵的玉珍只好后退一步,说:“如若非要娶我不行,就得叫百里家推迟三年。”“好!推迟三年,一言为定!到时不能再不应允。”

    没想到机灵反成笨拙,缓兵之计竟然变成了许亲的诺言。

    小船慢悠悠地向前。水波漾动,晃碎桃花和梨花的倒影,使之成了一片零落的残红。蹇玉珍哪里管得这些,此时,她整个的身心全被“两边”占据:一边划船一边想。

    “……叫百里家推迟三年。”话既出口,不好追回。时光易过,转眼之间,三年将至,玉珍将要嫁给一个没胳膊没腿的肉蛋。她心如刀绞,坐卧不安。也巧,在这当儿,也就是在十天之前,她于红石山脚碰上当年父辈指腹为婚的被指之人李耳。起初她并不知道那个搭救她的人就是李耳。叔父为了给她报仇,让仆人前去查找那个名叫“张二”的恶人。查了一次,没有查到。在查找中,听说那个蓄着短短的白胡的救命者住在曲仁里,就让仆人到白胡人家去打听“张二。”见到白胡人,才知道他就是那个城头却敌,不愿做官而且研究学问已经很有成绩的李耳李伯阳。仆人向李耳打听张二,得知张二不仅是蹇家的仇人,而且也是李耳的冤家。除山坡上那一脚一掐之外,还有一次,就是三天之前,张二去李耳家偷鸡,被李耳发现,李耳上前制止,被他一拳打倒。仆人要寻张二,替两家报仇。不知为啥,李耳死死地护着张二,无论如何也不愿说出他的家乡住址。玉珍一心要报救命之恩,让叔叔派人给李耳送去金银,哪能想到,李耳不求答谢,又让人把金银全都送回。一切全无结果。不管怎样,玉珍总算是认识了生前有缘的李伯阳。

    说起来也怪,红石山李耳救命,不仅没给玉珍带来安慰,反而使她心头之恨又增加了一重。她恨,恨自己命运不好,一个鲜花一般的姑娘,将要葬送给一个会吃会喝的肉蛋,--小生命并不足惜,大不了一死了事,怎奈又欠下了人家的恩情之债,就是死了也是负债而死,死了也不安然!真不如那张二是个掂刀杀人的,要是当时一刀捅死倒也干净!她恨,恨自己当时没有向那救命的李耳说一句感恩的话语!她恨,双重的恨!不,还有一重:她恨那个拦路把她夹在腋下的张二!她恨,三重的恨!她知道,三重恨只能归结为一重,那就是恨这个丽颜多灾的尘世!是的,若不是自己长了一个好看的脸蛋,哪能至于许配官家肉蛋?哪能至于惹动山贼张二?又哪能至于欠人家恩情账叫你死也不能安心?

    就在玉珍悲观厌世,大恨小喜、喜也成恨的时候,她心里突然升起一种近似怪异的想法,而且这种想法非常的强烈:她不能就这样没有半丝半毫意思的离开生她长她但还没有在意的看上一眼的娘家。她不能就这样背负着怨恨没有半丝半毫意思地去葬送!她要于葬送之前在娘家认真地观一次园中鲜花,看一回春夜圆月!她要女扮男装,领略一次娘家外宅花园的野趣,和观花人群混杂在一起,向她们打听出张二的住址,惩罚恶人,报仇雪恨,然后随着月缺花谢,将身葬送于人,一去永不再回!她想,“这样,即便是进了百里家的大门一头碰死,死后,鬼魂的心头也能减轻一点积恨!”她把自己要外出三天,观花赏月,查访仇人的想法向叔叔说出。没想到蹇员外听后,心中十分欢喜!他并没理解出侄女的想法里蕴藏着的“半是发泄的近似疯狂”.蹇员外正打算再次派人查询张二,正为玉珍近日愁眉不展而惶惑不安,见侄女竟然表露出难得的闲情逸致,听侄女说要借观花之机亲自查找仇人,不禁喜出望外,当场应允。就这样,玉珍携带化名“斯童”的春香,扮成公子模样,离乡登舟,向着她家的外宅--蹇家花园进发。

    小船悠悠向前。水波漾动,晃碎她们主仆二人倒映在河水里的身影,使之成了一片零落的凄蓝。蹇玉珍哪里管得了这些,此时她整个的身心全被“两边”占据:一边划船一边想。

    当小船划到离南岸不远处的地方,她不知不觉地停下了手里的桨板,痴痴地进入了麻木状态的呆想。此时正在和她合着拍节同时操作桨板的春香,见小船几乎停滞不进,就探下身子,用力往前划动一下,没想到小船猛一扭头,晃了几晃,玉珍双脚一跐,“扑通”一声栽到河水之中。她心里一凉,头懵多大。她挣扎几下,折身露出头来。大概是由于她身材苗条,体质轻柔,大概是由于她那身丝织的衣服一时没被浸透而有一定浮力的缘故,她竟然没有下沉。

    “救人哪!”丫头春香害怕地喊了一声,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这偏僻而幽静的小小渡口,平时很少有人来往,此时天色将晚,外出的人大多数都已归家,哪会有什么人前来相救?春香吓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愣了一下,才想起把小船划到落水者身边,探身去捞。万没想到,因六神无主所致,没等够到玉珍,自己也一头栽到水里。

    世间无奇不有,也无巧不有,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前来观赏映趣渡异景的李耳跑了过来。适才地听见有人喊救人,心里猛一惊,接着,飞速地向河边跑。来到近前一看,见两个公子模样的人在水里乱扒乱拱,心中十分着急,打算连衣裳带人地扑过去抢救,猛然想起自己不识水性,扑过去不仅救不出他们,而且自己只能白白地送命,就没有主意了。他心里紧张,一时手足无措。他不能眼看着别人淹死而不顾,而又无能为力。怎么办?见两个落水者离河岸不远,他陡然想起了什么,于是连袜子带鞋地跳到水里,双脚踏着水中的斜坡,一步一步地往里挨。当走到接近落水者的时候,就探着身子伸手去拉他(她)们,又没想到,脚下一滑,腿一打漂,跐到深水之中。他在水里翻转几下,露出头来。一张带有白胡的俊气脸膛,在玉珍面前一闪,使她心中一震,掠过一丝预示着将要得救的喜意,“又是他!那个李耳!”她差点儿没喊叫出来。她猛一扬手,伸把去抓李耳的胳膊,但是她抓了个空,没有抓到。两个人在水里乱扒乱蹬。李耳在水里沉浮了几次,一连喝了两口水,一张脸惨白得没有血色。玉珍在水中连蹬带扒地极力挣扎。这时,春香已经挣扎着接近河岸。小船也已漂到岸边。

    春香上岸之后,迅速地将船头那条红色麻绳解下,把一头抛向李耳:“抓住!快些抓住!”智慧的李耳伸把抓着绳头。春香拉着绳就往外拽。“松绳!快松绳!”李耳在水里发出急促的声音。春香将绳松了一下。李耳左手紧紧地攥住绳头,伸着右手漂摇挣扎地去拉玉珍。他伸把抓住她的衣服,“拉绳!赶紧拉绳!”他果断地喊着。春香急忙皱眉咬牙地往岸上拉起绳来。春香拉着麻绳,麻绳牵动李耳,李耳拽着玉珍,拉呀拉,一条红色的麻绳被拽得活象拔河一般的紧。顷刻之间,李耳和玉珍一起登上了映趣渡口的河岸。

    三个人浑身水湿,活象三只落汤鸡。李耳不知为啥,他刚才怎么指挥得那样得心应手,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急中生智,他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庆幸感;玉珍不知为啥,她一个不识水性的人,仅凭极力挣扎,除了被呛得差点儿没有喘不过气来之外,竟然没喝一口水。

    李耳看看自己身上的湿衣裳,又看看两个已经脱险的“公子”,对他们说:“两位小兄弟,不知你们家在哪里。我家在曲仁里,离这不远,你们跟我一块到我家换件干衣服吧。”说着抽身要走。

    “我们,我们……”春香不知咋说才好,转脸看了玉珍一眼。

    玉珍正在心里喊叫:“恩人!他是两次救命的恩人!这一次一定要报恩!报恩!不能再错过机会!不能再让他走!”她抬起头,感激地看了李耳一眼:“这位大哥,您别走哩。”她心里哧啦兜了一个圈子,紧接着上面的话茬说:“这位好心的大哥,蒙您相救,我们才得脱险,俺真不知道该咋样谢您。我是戴家庄蹇员外的儿子,叫蹇三玉,这一个,是我的书童,名叫斯童。我们是到俺那观春赏月楼去。这里离那近,请您到那暖和一下,换换衣服,再者,咱们认识认识,以后俺好谢您。”

    “你们不认识我,我叫李耳。看见人落水,谁也不能不救,我可不是为了叫人谢我。你们快去吧,别冻着了,湿衣裳我可以到家再换。”李耳说着,拔腿要走。

    玉珍的心里一下子着了慌,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真是慌不择路,她把头一懵,什么也不顾了,干脆皱起眉头,捂着胸口,往地上一蹲,装起“难受”来。

    春香心里比谁都明白,她赶紧插嘴说:“我家公子一连喝了几口水,心里难受,想呕吐,吐不出来,无法走路;这位李大哥为救俺,也一连喝了几口水,又冷又湿,俺那花园里,除了楼房,还有更衣室和厨房……”

    “这位小弟快别说了,”李耳赶忙截断春香的话,“救你家公子要紧,来,咱们快扶他到你们蹇家楼去!”说着和春香一人架起玉珍一只胳膊,往蹇家花园走去。
相关栏目:
  • 孔子传
  • 老子传
  • 庄子传
  • 管子传
  • 屈原传
  • 吴起传
  • 释迦牟尼传
  • 李商隐传
  • 纪晓岚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