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学 > 古代典籍 > 人物传记 > 老子传 >

第三章 异常婚事(三) 相亲

    一轮明月悬玉盆,盆将银水泼园林,林间花影弄楼影,影影可见室中人。

    你走上高高的台阶,即可进入观春赏月楼的第一楼。这里,轻影如梦,灯光似水,画栋雕梁,典雅庄丽。当间靠后墙的地方,放置着一张墨紫色的大条几。条几上站立着尧与舜两位贤明君主的彩色泥塑。塑像前边摆着四盏带有金莲立座的大铜灯。铜灯前边吊着深红色的帷幕。帷幕往两边张开,分别挂在两边明柱上系着的大铜钩上。再靠外,是一张大红方桌。方桌两边放着两把刻有寿桃的红木椅。楼房的东间和西间,分别被两堵雕花乌木隔山隔开。东间里,椅净几明,一张刻着龙凤图案的顶子大床,上面铺盖着崭新的红绫被褥。蹇玉珍从红绫被里露出半个斜躺着的身子。

    她,蹇玉珍,一手捂胸,双眉紧蹙,但是,那眉眼和鼻口之间却无法掩饰地露出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悦。她真没想到,这次不幸落水竟然因祸得福,竟然奇迹般地又一次遇上了她的空头“丈夫”.事物的发展,从大方面看是有一定路络的,但在某一件具体事情上,它走动的路络,有时真象一个无形的怪脚兽,忽而跳到东,忽而跳到西,实在是奇幻得令人难以捉摸:她这次,梦幻般地巧遇李耳,这个“巧”字大概就产生在怪脚兽东跳西跳的跳跃之中。她不相信这是真的,她感到这是一场带着喜意和俏味的春梦,“是不是因为红石山坡相救使我时时想念着他而做了这样的梦?”她伸出右手中指,用牙咬咬,知道疼,清楚地知道疼。这不是梦,是实实在在的现实!她真高兴,这一下她就可以了却报恩的夙愿了。这是其一,她值得庆幸的还有其二。也是没有想到,刚才她在和李耳的初步交谈中,李耳竟然无意(可能是故意)间说出那个拦路劫持她的山贼“张二”全名不叫“张二”,而叫“张二烈”,是戴家庄戴金山的表侄,住在曲仁里家后那所山上留门的小屋里。他说,他原来不愿说出张二烈的名字和住址,是怕蹇家把二烈送官府问罪,因为如果把二烈处死,他家里撇下个八十多岁老娘,没谁替他养活。昨天,他娘已经去世。

    “虽然如此,”李耳说,“我仍然不希望蹇家再去计较仇恨。”玉珍提出要找张二烈报仇,李耳连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玉珍想,不报仇也罢,反正见到了恩人,这比什么都好。

    她感到由衷的欢喜,而且有些喜出望外,没想到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报恩和报仇的心愿一下子都可以了却了。她要报恩,仇可不报,恩不可不报。她要报答两次救命的双恩人。世上有恩人,几乎没有两次救命的双恩人,如若双恩都不去报,到临死的时候是谁也会不无遗恨的。“要抓住这个报答的机会死死的不放!”她狠狠地下着这个决心。李耳是个不要别人向他答谢的人,刚才,他们三个人分两处换过干衣裳之后,她向他说出要报答的话语,李耳又一次抽身要走,多亏玉珍随机应变,说自己又一个劲的心翻难受,心里冷得厉害,希望能快快得到热酒热菜,以压惊驱寒。春香急急下厨,忙乱得不可开交。早已萌发了普救众生思想的李耳当然不会甩袖不问,他急忙帮助春香烧火,拾掇餐具、酒具,力争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将热酒热菜备齐。

    “咦,我的娘哎!我自己也感到可笑,我竟然跟我的空头‘丈夫’兜起圈子来啦!”玉珍咬着嘴唇偷笑一阵。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郑重下来:“指腹为婚的‘丈夫',他两次相救,我们两次相遇,这大概是上天的安排,是天意!……我要报答,终生报答,要以身相许!我不能葬送给那肉蛋!我要抗婚!冒天底下的大不韪,抗婚,要把终身亲自许给李耳!要使空’夫妻‘变成实在实的夫妻!当年的指腹,父亲之命,两次相遇,天作之合!上苍把一个象貌俊秀的学问家推给我,我们应该成夫妻!……就这样办!对!就这样办!我拼上了!拼上了!”一种猛然到来的想法,象汹涌的潮水一样,强烈地涌上了海岸,势不可挡地要把那些敢于阻挡的障碍物冲个墙倒屋塌,完全彻底地吞没掉!

    春香用托盘端来热酒热菜,一样样小心地摆放在当间的方桌上。虽说称不上丰盛的筵席,但是俱是香美可吃之物。

    李耳走进东间对玉珍说:“酒菜已经准备停当,蹇公子快起来进膳,暖暖身子,驱驱寒气,就会好的。”

    玉珍从床上折身坐起,擦下床沿。春香和李耳一起走过来搀起她的胳膊。玉珍心里怦怦地跳着,她努力地掩饰着内心的欢喜和激动,说,“不要搀我,我能走,心里觉得比原来好得多了。”

    三个人一起走到当间的方桌旁边。玉珍让春香从东间搬来一把椅子在原有的两把红木椅旁放好,然后请李耳和春香与她一起就座。李耳说自己平时不喝酒,不愿就座。玉珍急忙装作生气的样子说:“李兄在红石山坡救过我姐蹇玉珍,这次又在涡河渡口救了我们主仆二人的性命,是俺蹇家的双恩人,这样大的恩德应该很好地相报。以往听说李兄乐善好德,喜欢助人,特别是城头退敌,不愿做官,我十分敬慕,平时想给李兄见见面,说句话,是很不容易的事,真是请也请不到,今日有缘遇见李兄,能和您在一块说说话是俺的幸运,李兄为了救俺,一连喝了几口水,又冷又累,我蹇三玉需要暖身驱寒,李兄也需要暖身驱寒,李兄亲手帮助弄好了热酒热菜,现在又不肯就座,是不是俺普通人不配和先生坐在一起?如果李兄今晚不坐下喝几盅的话,俺蹇三玉下决心,就是冷得浑身打战,也滴酒不进!”

    李耳笑了:“蹇贤弟把话说到哪里去啦!按理说,我这清贫的读书之人,能和贤弟你这样大家门第的子弟坐在一起,是我平素求也求不到的,贤弟将话倒着说,真是个伶牙俐齿的善论之人!我就座,就座,今晚要破例饮酒,好好和二位贤弟叙谈叙谈。”说着,和玉珍、春香一起坐下。

    三杯酒下肚,李耳感到浑身热乎乎的,心里很兴奋。玉珍小心地搜寻着投之所好的话题,她说:“听说李兄正在研究什么’天道‘,还有,还有什么’自然‘?”

    没想到只这一句问话,一下子引起了李耳谈话的兴趣--

    “是的”,他说,“天道自然。天道,自然,天道和自然是不可分开的。天道(规律),即是天走的道路;自然,即是和顺而自在。春过去了是夏,夏过去是秋,秋过去是冬。--春天过去之后,为啥要接着夏,再接着秋,再接着冬?那是天要那样走路。天为啥要那样走路?是谁要它那样走路?那是它自己要那样走,别人没对它强求,它自己也没有对自己强求,那是它自自然然的去那样。早晨过去了是上午,上午过去是下午,下午过去是夜晚。--早晨一过去为啥要接着上午,再接着下午,再接着夜晚?那是天要那样走路。天为啥要那样走路?是谁要它那样走路?那是它自己要那样走,别人没对它强求,它自己也没有对自己强求,那是它自自然然的去那样。一个生在天底下的人,少年过去是青年,青年过去是壮年,壮年过去是老年。--少年过去为啥要接着青年,再接着壮年,再接着老年?那是天要那样走路。为啥要那样走路?是谁要它那样走路?那是它自己要那样走,别人没对它强求,它自己也没有对自己强求,那是它自自然然的去那样。天道的精髓是自然,前边的两个字是’天道‘,后边的两个字往往是’自然‘.有时’天道‘后边没写上’自然‘二字,那是’自然‘二字化入了’天道‘二字之中。’天道‘,’自然‘,紧紧相连,合而成为:’天道自然‘.如此而已。”

    玉珍听他说到这里,平时对他的敬慕之情,此时陡然倍增,“了不起!”她心里说,“好一个有着大智大慧头脑的学问家!他知识是那样的渊博,口齿是那样的如同悬河,他对世理的论述是那样的深入浅出,清楚透彻!他实在是个叫人爱慕的人!这可爱的大学问人,得到他该有多好!……我要得到他!我应该得到他!因为他是……多好啊,我面前坐着的这个可爱的人竟是我的双恩人和指腹丈夫!娘哎,俺心里真说不出是个啥滋味!”她感到他们之间的感情一下子拉得很近很近,理性的爱全部化成了感性的爱,他那俊秀的面孔,他那慈眉善眼,他那笔直的身材,他那高雅的风度,没有一样不叫她感到可爱的。这深深的爱慕之情象一股看不见的巨大拉力,不可抗拒地拉着她向他靠近和倾斜。“李兄,您说的真好,真好!”她笑着,“李兄这样的学问家真叫人敬爱!真的!听说李兄三十多岁了,还没娶妻,不知为啥?……”她发现自己有点忘情,有点说跑了嘴,脸蛋微微一红,赶快勾下头去,努力地掩饰。为了不使对方看出来她在掩饰,她赶紧抬起头来。

    李耳并没在意,是的,一个关系象兄弟之间的近乎的男青年(此时他只以为她是个脸蛋漂亮的美男子,他确乎还没发现她是个女的)问一句为啥未曾娶妻,能有什么呢?他很喜欢他的这个漂亮的贤弟,他坦然地笑着,愉快而认真地去回答他(她)直面地向他提出的问题:“是的,这一点值得别人疑问。我原来实在是打算终生不婚。我是受了’圣人不婚,婚非圣人‘古语的钳制。我并不打算做圣贤,只想做个情操高尚的人。我原以为只有不婚才是情操高尚,这不对,近来我忽然发现,’婚非圣人‘与’天道‘极不相容。天地有上有下,山川有盈有亏,凤凰有公有母,鸳鸯有雄有雌。究竟为何这样安排,乃是天道自然所致。天地不相配合,上也不上,下也不下;山川不相配合,高也不高,深也不深;凤凰不相配合,公也不公,母也不母;鸳鸯不相配合,雄也不雄,雌也不雌。天地、山川、凤凰、鸳鸯尚且如此,何况人乎?如若男女不亲不合,都去做非婚的圣人,人类岂能传衍进化?如若男女不亲不合,都去做非婚的圣人,人类岂能接代长存?”李耳越说兴致越浓;玉珍越听心里越喜。她高兴得恨不能站起来拍手叫好。她发现身旁的春香也是那样的愉快和兴奋,她双手合成“十”字,看着春香说,“李兄说得多好!”偷笑地和她交换一下眼色,接着把脸转自李耳,恨不能高声向他要求。“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李耳也被他(她)们的情绪感染,心里十分兴奋,高兴得合不拢嘴。

    “喝酒,李兄喝酒。”玉珍说,然后转脸看着春香,“斯童,来,咱们陪李兄喝酒。”

    “是的,先生,咱们喝酒,别忘了喝酒。”

    李耳兴致勃勃,忘了推让,举杯和玉珍、春香一起,高兴地喝下第四杯酒。

    “叨菜,先生叨菜。”

    “是的,李兄,咱们叨菜。”

    李耳也没推让,举筷和玉珍、春香一起叨菜。他感到这菜肴吃起来,淳香而有后味,真是说话投机,人情融洽,饭菜也显得味长。

    “男女相亲相爱,合乎天道。李兄说的得合情理。”玉珍放下筷子,心里甜蜜蜜,脸上笑盈盈,动情地看着李耳,“李兄至今还没娶妻,以后,以后还打算不打算……”她不敢往下再问,开始有点心跳脸红。

    春香见此情形,赶紧接着话茬说:“我家公子想问,先生以后是否打算娶妻。”

    “这个吗,我还没想。”

    “想也罢,不想也罢,李兄能不能……能不能在这一点上,说说自己的,想法,看法?”玉珍小心翼翼地追着不放,心里怦怦跳了几下,生怕话题被什么不祥之物弄断。

    李耳兴致不减,他坦然地笑笑:“蹇弟不要不好意思,咱们志趣相投,可以无话不谈,我可以说,可以说说自己的感想。起初,我确实打算终生不娶,那时我的养父老莱他们夫妇还在,--你们可能听人说过,我父亲李乾,在我还没生下来时,就失踪了,我母亲生我时因难产而去世,后来从外地逃荒到曲仁里来的老莱夫妇把我收养,他们无儿无女,不嫌弃我这个生下来就是白胡的怪胎,把我看成亲儿--,长大成人以后,我和养父养母相依为命,一心钻研学问,从没想过娶亲之事,倒也没有觉得什么。再后来,我的养母下世,养父死在土匪手里,我一个人过活,还要钻研学问,确实感到了困苦,确实感到了艰难,实在感到不如有个亲人相帮。不过这没什么,没什么,关于婚姻之事,我没考虑。”说到这里,他赶紧打了几句圆场,转悲为喜。这喜里仍然蕴含着无可名状的伤感。

    玉珍对他很同情,眼圈潮湿了,她深情地看着这个坐在她面前的中年人,看着这个一心想着助人和济世而把自己全部忘掉了的人,看着这个她感觉着真是自己的丈夫的可怜的空头丈夫。她真想一下子扑到他怀里,喊一声“亲人!我可怜的亲人!”

    “蹇弟,你怎么了,蹇弟?”李耳发现玉珍失神的情态,感到惊异。

    “她是同情先生的艰难和孤苦,我家公子是个很有感情的人。”春香赶紧打着圆场说。

    玉珍见自己失态,心里一惊,赶快使自己脸上恢复原来的神情,她不自然地笑笑说,“我劝李兄快娶妻室,不要再受’婚非圣人‘的钳制,一个象您这样研究学问的人,很需要有个妻子对你关照,安慰。李兄为钻研学问,只知道一个劲的苦哇苦,累呀累,弄得昏昏沉沉,晃晃糊糊,头重脚轻,神魂颠倒,吃饭是饥一顿,饱一顿,热一顿,冷一顿,有时一坐一天吃不上饭,衣裳脏了没谁洗,烂了没谁补,多苦啊!……当然苦是学业成功之本,可是,李兄若是只要艰苦,不要身体,到头来,学业也会中途失败。李兄钻研学问那样艰辛,谁曾向你说过一句可怜的话?李兄若是有个知冷知热的妻子,端汤送茶,缝补浆洗,对你无微不至地关心爱护,使你衣食饱暖,精神得到安慰,一颗心全部投到研究学问中去,该有多好!”

    “蹇弟说得对,全是真情实话。”李耳被感动了,眼圈也潮湿了,他感到他面前坐着的这位大家的公子不但是个脸蛋俊俏,而且有一颗善良的心,他的话说得多体贴人,多通情达理呀!他感到他们之间的感情一下子拉得很近很近,他觉得他就是他的亲弟弟。他看着他(她)那白嫩的脸膛,看着他(她)那好看的鼻口和眼眉,仿佛在哪里见过,他承认他(她)的话说得对,但是他真的还没想过他是否要娶妻室,“婚姻之事,我没有想过,唉,算啦,象我这样的年龄,穷家破院,没谁会愿意跟着咱,算啦,算啦。”

    “我给你……”玉珍接了个半截话。她本打算说“我给你提一个”,没想到说个“我给你”,就停到那里了。她发现自己的话说得不妥,脸一下子红了,她想掩饰,没想起来该怎样掩饰,因为心里慌乱,脸越红越很,而且连脖子都红了。

    “我家公子是说,想给您提个媒。”心里透亮得象盏灯的春香急忙出来圆场,“因为他要提的是,--这个我知道,刚才他给我说了--,因为他要提的是自己的姐姐,所以不好意思。公子,”她又把脸转向玉珍,“有话可以直接说,不要不好意思,先生向来通情达理,说得不妥,他会谅解。”说到这,轻轻站起身来,借个故走出去,然后转身轻轻把门关上。

    李耳见此情形,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此时玉珍的心情紧张得怦怦跳个不停,她急忙趁势接着话茬低声而急促地说:“李兄,我是给您说亲,把我姐蹇玉珍许配给您,她要报您两次救命之恩,她要终生报答,她要以身相许,她爱上了您,她想您,已经想出病来,李兄您不能看着她病死,不能见死不救。”

    “这是咋着回事?这,这到底是咋着回事?”李耳感到十分惊异。

    又是没有想到,李耳这么一吃惊,反而使玉珍镇静下来。她不打算再瞒着他,她打算把真情实话全部向他吐露,她推心置腹地说:“李兄,不瞒您说,我就是蹇玉珍,在红石山坡被您救过的蹇玉珍。您可能听说过,我父亲和你父亲在世的时候,两个人是朋友,他们曾在酒桌上把你和我指腹为婚。红石山相见之后,我十分想念李兄,一心要报答您的大恩大德,一心要以身相许,终生将您侍候。万没想到这次又在涡水渡口相遇,是上天有意把咱成全。俺一个没出过门户的女孩子,拼着脸面说出这样的话,希望李兄体谅俺一颗真心,许下这门亲事。”

    玉珍说到这里,李耳仍然十分惊异,“怎么会有这样的事?这不可能,不可能!蹇公子,你疯了吗?疯了吗?”

    “我没有疯,李兄,我不是蹇公子,我是蹇玉珍,不信,我让你看。”说着。把外衣脱掉,取下头上的帽子,让头发松开,复原,露出一个春花一般的姑娘,高高的发髻,黑黑的云鬓,紫色中衣,粉红罗裙,和在红石山坡时的装束一模一样。

    “是她!是那个被我救过的蹇玉珍!”李耳在心里承认地喊着,而且他也听人说过当年他父亲指腹为婚的事,但是他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只觉着自己是在梦里,是梦里碰上了狐仙神女,“不可能,我不能许亲,我救了你,请你让我走!”说着,站起来就往外走。玉珍几步踱到门口,拦住李耳的去路,此时她啥也顾不得了,一手抓着他的衣襟,几乎是半跪在地上,“李兄你不能走,你就这样走了,是叫我死是叫我活?俺已经不顾羞耻地说出了这样的话,你叫俺以后咋去见人?你不能不长不短的就这样走,你走了,我没脸再活,我,我,只有碰死!”

    李耳愣着了,他象傻子一般地站在地上。此时,正在窗口偷看的春香为玉珍捏着一把汗,她紧张得把心提到喉咙眼儿上。两个巡逻的家丁走过来,问屋里出了什么事。春香赶忙把他们支开。

    屋里,李耳开始劝慰玉珍:“蹇小姐,你不要感到过不去,这没有啥,没有啥,我不笑话你,不看不起你,我不往外说,不让别人知道,除了咱俩以外,谁也不让他知道……”

    “我不能活,没脸再见人!”

    “我走吧,让我走吧,让我走吧!”李耳说着,硬是开开门走出去了。

    春香走进屋来,搀着玉珍,走到椅子旁边,让她坐下,自己站在她的面前,不知如何是好,“这咋办?姑娘,这该咋办?”

    玉珍的心象是被打碎了一般,头懵多大,她痛苦地勾着头,挤着眼说:“我没想到,没有想到……我,我无法再活,我已经走投无路,我和百里家……我,到了这样的地步,只有一死,春香,你拿绳来,让我,死吧!……”

    “姑娘,你不能死!不能死!你的仇还没有报,你不能死!你还年轻,不能就这样去死,你不能死!”春香竭力劝慰着。

    玉珍勾着头,挤着眼,一声不响。她开始意识到,她对李耳这样的人,这样许亲,是很大的失策,但是她又不能不这样,因为机会一过,一切落空,她发现她太急了,为了急于跳出火坑,逃个活命,加上她十二分的爱他,她急得爱得着了迷,是有点疯了,傻了,她悔恨,恨自己把事情弄坏了,后悔也晚了,她恨得要死,摔头找不着硬地,她无处发泄,恨不得掂刀杀人!她没有啥话可说了,啥也不打算再说了。她沉默着。没想到她忽然地抬起头来!她想起了什么,忽然想起了什么,她大声的说:“报仇!不让报恩,我们报仇!”
相关栏目:
  • 孔子传
  • 老子传
  • 庄子传
  • 管子传
  • 屈原传
  • 吴起传
  • 释迦牟尼传
  • 李商隐传
  • 纪晓岚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