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学 > 古代典籍 > 人物传记 > 老子传 >

第三章 异常婚事(五) “洞房”明月夜

    曲仁里村前的密松林里,有一所简朴而清秀的茅屋。这是李耳平时攻书居住的地方(村中的房院是他的正式住宅)。

    春夜的月光笼罩着松林,笼罩着草舍,显得神秘而幽雅。

    屋里,空间不大,也不算多么狭小。这里摆设着的用物,全是春秋时期一般书房实用的家具。一张单人睡卧的木床,上面铺盖着清洁整齐的麻布被褥。窗下有一张古朴而讲究的黑色木案。案旁放着一把绿竹和青藤编制的坐椅。木案上放置着一株彩石雕成的梅花树和十多捆用红线拴腰的竹简。竹简上刻满密密麻麻的小字。这是他曾经读过和尚未读过的书籍。

    纵观全屋,清美,素雅,既有春意,又带秋色。

    李耳正坐在床边,对着桌案上的油灯呆呆发愣。他在回想观春赏月楼里发生的一连串事件,神思深深地沉浸在惊怔的、说不出那滋味是苦涩还是甜美的意境里。

    张二烈突然走进屋子,在他面前蹲下。他已别开生面地想好了“说媒”的法子,并且下定了坚实的决心。他要将“错”就“错”,要利用蹇玉珍因急于跳出悲剧婚姻的火坑在半疯狂状态之中向李耳冒险许亲而造成的“错误”,对他们来个强行捏合,用他张二烈式的想法来说,就是,“反正是媒,反正他的条件能对得起她,她的条件也能对得起他,讲他头青眼肿,一塌子糊涂,捏合到一块算本事”.他是一个既荒唐粗鲁又精明细心的怪异人物,说荒唐和粗鲁起来,能当真的去骂着祖奶奶掂刀撵屁;说精明细心起来,精明得出格,细心得吓人。他要利用他们(李耳和玉珍)之间出现的差错和此时在本地出现的一种“封建”奇俗,去叫具有高层次头脑的李耳在他这个粗鲁人面前受到愚弄。按人们(东方人的全部,西方人的大部或说小部)的常规说法,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以后,中国历史上出现过一大段时期的封建社会。在封建社会正式到来之前的春秋末期的封建风俗,大概是封建社会得以形成的强大基因和粗壮萌芽。此时,蹇玉珍变相逃婚的此时,曲仁里一带的封建民俗已经相当严重。一些大户人家的闺秀,不光不能随便去出三门四户,而且不能有任何一点的失去检点。如果她们有意的做出不经的荒唐之事,或无意之间受到玷污,家厅的当权者,不是无情地把她们舍弃,让其偷偷到天涯海角或深山偏野去糊里糊涂找个男人苟合,就是活活地把她们杀掉,以洗去家中“不干净”的恶名。此时,出现在蹇玉珍身上的一些事件,也正合上了上述情形。“错了就按错着办”,鲁莽粗心的张二烈,要按他的独特想法去说媒,要在错综之中让事情更加错综。

    李耳见二烈一声不响的蹲在他的面前,惊怔的心情上又添一层惊讶:“张二烈,你想干啥?是不是又来没事找事?”

    二烈说:“啥事也没有,我是前来给你说媒。”

    “给我说媒?你可不能再做荒唐之事!”

    “不是我荒唐,是你荒唐。”二烈看着李耳,善意地笑笑,自动站起,搬个木椅,坐在他的对面,“人家一个一百条都能对起你的落难闺女,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拼着死命投靠你,舍着脸皮向你这个没有女人的男人许下终身,你不愿意,你不许亲,就是荒唐,就是不近情理。”

    “这里面究竟是咋着回事?”李耳确实不知道个中内情,更不知道玉珍是个已经“许人”之人。

    “咋着回事?这事你比我明白。”张二烈说,“你知道,在咱这一带,那些规矩很大的大户人家,他们家的闺女,要是身上出了不干净的事,就当成一舍之物给处理掉。阎信山家闺女出事,被活活勒死;罗玉堂家闺女出事,被当成一盆脏水泼出去,让她偷偷嫁人,永远不准再回娘家。……”

    “是的,这些我都知道。”李耳说,“然而,话说回来,蹇玉珍身上并没有出现一点点不干净的事呀。”

    “你认为干净,可她叔认为不干净,要知道,她这个叔是个规矩大得要命的人。”二烈说得十分肯定,就象是完完全全真有其事,“他本来打算把侄女勒死,因为考虑到活活勒死也着实太亏,就叫她去走罗玉堂家闺女走过的路。我说的完全是真的,谁哄你,天打五雷轰他个小舅子!”

    “别赌咒,好了,别赌咒,这个我完全相信。”李耳说。他确乎真的完全相信了,因为这些假话里不可置疑的包括了一些铁的事实。红石山坡的亲身经历,涡水渡口和蹇家花园的亲眼所见,这一切的一切,使得他这个尊实重理的人不能不去相信,若是硬要不信,那就成了闭眼不看事实,“哲人反来违反哲人自己之心”.社会生活啊,真叫复杂,简直复杂得连哲人也解释不清!人间的社会生活,如果真是此时李耳心目中那个“天道”孕育而来,那么天道所包含的内容,应该复杂得不象李耳所想的那样简单,而应该是极深极广,深得广得超过李耳此时心目中的“天道”,以至于达到无尽无穷。

    “眼下,蹇小姐已经没法再回家去。”张二烈接着上面的话茬往底下说,声音里充满了同情,“这条路要是再走不通,人家只有自己碰死,或是投河自尽。人家被逼到这种地步,完全怨我,是我有罪,是我坏了良心!人家偷偷找人许身,上哪去找?人家想起你还没有娶过妻子,想起你是她指腹为婚的空头丈夫,是她的双份恩人,又是个极好成全别人的人,就女扮男装,三更半夜舍着脸皮找你,愿意许你为妻,终生把你陪伴。耳哥,你愿意吧,为了救救蹇小姐,也为了你身边能有个伴侣,你就许亲吧!你俩都还没有那一头儿,只要你说个愿意,这就算成了!”

    “你,我,这个……”多少年来,面对多么复杂的情况都没感到过如何是好的李耳,此时竟然大大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你愿意吧,”张二烈紧紧追着不放,“全当是你发善心救人家一条活命吧!既然已经两次发善心救活蹇小姐、一次饶我一命不死,你就再发一次善心,再救蹇小姐一次吧!你是个善心人,我恳求你愿意,恳求你许亲!我给你跪下了!”说到这,扑腾一声,在他面前跪下了。李耳见他跪下,赶忙起身,弯腰去拉,不管怎么拉,他就不起来,“耳哥,你愿意吧!许亲吧!你不知道人家蹇小姐有多爱你,自从红石山见面以后,人家天天想你,想你都想出病来了。人家能在涡水渡口和蹇家花园又碰上你,是上神可怜她一颗真心,有意把她成全。人家一个脸皮子比啥都薄的闺女,亲口许你为妻,你不愿意,人家臊得要死,心里比刀子割着都难受!人家是不活了,没法再活了!人家拿绳上吊,说,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要求死后坟前插个木牌子,上写‘李耳夫人之墓',人家上吊,脖子勒的一冒红,差一点没有勒死,耳哥,你是个好心人,行几十年善,这一回心咋恁狠哩?你舍得叫一个爱你爱得要死的人活不拉的去死吗?你行行好吧,给她留条活命吧!你再不许亲,我跪死在这里也不起来了!”

    李耳见此情形,感到实在无所适从,实在不知如何是好,心里说不出是个啥滋味。他又一次的去拉二烈,越拉他越不起来。他松开手,站在地上,叹一口气,说:“二烈弟,你光知道这样,……这不中啊,我不能就这样不清不白。糊里糊涂……”

    “这是又清又白,半点也不是糊里糊涂,这是人家叔父有意叫这样做,也不是没有媒人--我就是正公道的媒人,人家叔是想叫这样偷偷成亲,哑而无知,叫侄女拖个活命,不再明媒正娶,事情过去,久以后两家再正式行走,只要你愿意,人家蹇家,外表上装不知道,实际上心里一百个满意!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这是没法子的事!把人家弄得这样,罪过全部在我,我后悔,我该死,我以后一定一心向善,我恳求你许亲,我给你磕头!”说到这,就在地上“砰砰”的磕起头来,“你要不许亲,我就把头磕冒血,用我的血把蹇小姐的身子洗净,我要把脸皮磕破,把头磕烂!我这一回是:张二烈说媒--舍脸破死(当地俗语)!我要把头磕烂,磕死在你面前!我给你磕头!磕头!磕头!磕头!……”随着他说话的声音,“扑腾!”“扑腾!”“扑腾!”“扑腾!”一个劲地在地上磕了起来,当真的把头磕得皮开肉烂,顺脸往下淌血!

    李耳见此情形,心里十分害怕,十分慌乱,十分感激,他急忙用双手搀着二烈说:“二烈弟,二烈弟,别这样,别这样,快起来,快起来!我许亲,许亲!”

    张二烈扬起头,脸上滴着血说:“耳哥,你说话可算话?”

    “算话。”

    “算话,好!一言为定!”二烈说着,站起来,“我出去,这就回来。你在这等着,哪也别去,谁走谁不是人!吐唾沫不能舔起来,你不能走,我解个手就拐回来哈。”说着,走出门,钻进树林,急急慌慌地往北走。当他穿过树林,准备往蹇家花园飞跑的时候,正巧碰上春香急急慌慌地领着玉珍走来。

    二烈喘呼呼地对玉珍说:“他同、同意了!他,许亲了!”说到这,他脑子里呼哧转了个圈子,故作神秘地对玉珍说:“耳哥说了,他愿意,心里早已愿意,他说他是个学问人,脸面重,不好意思,今夜就看你了。蹇小姐,你千万别把那段婚事向他吐露!你要大胆,大胆!你要主动……”如此这般,小声向她安排一阵。春香接着话茬说:“是的,姑娘,二烈哥说得对,你要是向他吐露了真情,你二人的婚姻就会出现悲惨的后果,婚姻一完,你一生就完了,也把他害了。因为你对他是一片真情,所以不能吐露真情。为了你,也为了他,你千万要主动吹灯,扑到……千万要这样做!”

    “好了,咱们快去吧。”张二烈说了一句,就领他们主仆二人钻进松林,接着来到李耳书房门口,把玉珍往屋里一推,将门一关,搭上门鼻,用一根粗麻绳牢牢的拴死,然后朗声对屋里说:“屋子里头我耳哥和我玉珍嫂子听清:天地作证,明月作证,我张二烈为媒,蹇家和李家,二家爱好结婚,李耳和蹇玉珍两人都愿意,已经亲口许亲,一言为定!谁也不要再说别的!不说别的,美满婚姻,好夫妻一对;再说别的,我就喊人来捉奸,就说,大户人家的闺女半夜三更偷汉,大学问家三更半夜拉良家民女,把他绑着送官府问罪,叫他一万年见不得人!奶奶的!谁也别想赖掉!要知道,我张二烈是个不要命的家伙,是个啥事都能做得出来的人!”

    春香小声对二烈说:“咱是不是先往远处站站?”

    二烈并不答话,又朗声对屋里说:“屋门已经拧死,天挨明时我再来开。春香,你先回观春赏月楼,我,也离开这里,远远地躲在一边。”说到这,悄悄地拉春香走到窗棂外边站下来。他们屏着气,一声不响地往屋里偷看起来。

    月儿圆圆地挂在天上,象一个姣美的玉镜,是那样的静谧,那样的奥妙,那样的神奇!月儿,明媚的月儿,你为啥出落得那么的圆,那么的亮,那么的洁净,那么的美妙?是谁把你--恁大一个玉镜系在那里?你在哪里系着?你为啥能照耀万里而不掉下来摔碎?为啥奇妙得令人难以置信?令人不可思议?你笑了,你仿佛在说,这没有什么不可思议,我是自然的在这里存在,不要那样难以置信,不要那样不可思议,我是实实在在的在这里存在,我要千秋万代的从这里走过,在这里照耀!不独是我,你们人间也有许多奇妙之事看去不会发生,实际却已发生,正象那些奇巧的姻缘会发生在千万个普通人的身上也会发生在少数贤人的身上一样。

    春月的银辉无声地泻下,泻在林间,泻在屋顶,泻在窗外屏着气往屋里偷看的二烈和春香身上。

    屋里,李耳和玉珍拉开一个相当的距离在床边坐着。他们又羞又怕,脸红多大,他们实在难以说出那羞怕里掺杂着的喜味是属于天底下的哪一种。两个人的心里“扑通”“扑通”地跳着……

    屋外的二烈和春香,心里也很紧张,他们同为屋里人捏着一把汗。好心的春香慢慢地把头勾下,她不忍心再看,不忍心看着她爱慕的人受窘,不愿意再逼视的让屋里人别别扭扭的窘得不自在,她愿意他们轻松,愿意他们自然。她抽身退走,轻轻地躲在一边。

    张二烈想了一下,也轻轻往后退去,一直退了老远,在一棵大松树底下蹲下来。月光把迷离的斑点筛在他的身上、头上。他眯缝着眼,猜度着茅舍里那两个人说了些什么话,猜度着他们该当怎样行事,估摸着随着时间的进程他们的事情的进程。将近一刻时辰,他从地上站起,接着,他又蹲下。

    屋里,李耳和玉珍坐着的距离啥时候已经拉近。李耳不再心跳,他感到舒心的喜悦,从来没有过的舒心的喜悦。刚才,经倾心交谈,风格殊异的倾心交谈,两个人情投意合,都感到深深的满意。然而,虽是两厢情愿,一派衷情,但是他,李耳,仍然感觉着这样的姻缘有点突然,一个穷学问人正习惯着苦钻苦研的苦生活,忽然一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半夜三更坐到他的面前,象疯了傻了一般的迷上了他,这叫他心里……咦!没法说!他在意地感觉一下,没有半点儿虚幻的味道,“这完全是实实在在的真事!我床上坐着的,分明是我早听说过的指腹为婚的蹇小姐,分明是我在红石山和涡水渡口遇到的蹇小姐,分明是蹇员外的女儿蹇玉珍!她是因为所谓失身,逃避将被处死的灾祸而来,她知道我了解她并没真的失身,她是要我以丈夫的名义来保她的生命。我要保她,我不能见死不救!她是为爱中我而来;她心好,人好,我也爱她。我俩该是夫妻,是天道叫我们二人走到一块来的。”他转脸认真地看她一眼,见她身穿浅紫中衣,外罩月白坎肩,腰系粉黄罗裙,黑头发烘托着粉团一般的脸蛋,心里觉着十分疼爱,疼爱里带着浓厚的可怜:“这样好的人,竟因一点不是她的过失的所谓污点而灾难临头,何等残酷的规矩呀!……一个闺门之女,舍弃荣华富贵,离开骨肉双亲,把终身许给我这个她不嫌弃的穷苦人,对我是何等的情深意厚!我要对得起她,……一场特殊的婚事临到我的头上,我该如何办呢?……不管婚事办与不办,反正我这一生是要对得起她!……家里清寒,我要以自己一生去创造代价对得起她!我要对得起她!……”他在心里紧张地想着,几乎整个心里全是“要对得起她”的喊声了。

    “我已经没有半点儿退路。”在李耳紧张思考之时,蹇玉珍也在紧张地思考,“我要是就这样回去,不是被活埋,就是被勒死。……二烈他们要我主动吹灯,主动,扑到……还说这是他耳哥的意思,……李耳,他,他为啥……噢,我知道了,他想得太多了,往深远的一步想了,学问人心里弯弯子太多,他是很想和我结成夫妻,又怕其中有诈,他是想,万一有不好的后果,他担不起,要我来担……他是想,这一种的婚事,既已许亲,就应该把生米……生米,熟饭……老天爷吔!这叫俺咋往下想!”她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儿梗,心里“咕咚咕咚”地跳起来,“天底下都是男家,先……俺一个女孩家……咦!娘哎!……”瞟见李耳深情地看着她,“他在等我!我要胆小,他啥时也不敢,咬咬牙,使自己成为百里家不愿再要的一身脏!他是我的丈夫,反正都是死!至多不过是臊死在丈夫怀里!”她红着脸,心里厉害地跳着,把身子向他靠近,靠近,用手帕轻轻把灯火捂灭,身子轻轻地翻转一下,慢慢地栽到他--一个尚待成熟的圣贤者的怀里。她浑身哆嗦的眯缝着眼。李耳并没推她,他不忍心推这没有寻欢作乐之意的苦人……两个苦人紧紧地抱着,她哭了,他也哭了,眼泪在他们面颊上汩汩流淌。他们同时感到了一种亲乎乎的、甜丝丝的、其中掺杂着一丝苦不阴的幸福滋味。没有淫邪,没有低下,更没有更进的一步,有的只是互相的疼爱和同情。风格殊异的婚事,风格殊异的夫妻,风格殊异的洞房花烛!

    他们各从对方的肩膀上深情地抬起头来,面对窗外的明月发誓:他们已经正式成为真正的夫妻,往后不管出现什么情况,谁也不能改嘴,谁也不能变心,谁若变心改嘴,天诛地灭,不得善终。在此时的李耳的心目中,道德是伟大的,爱情同样也是伟大的,他要在这风格殊异的花烛之夜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去同时成全他的爱情和道德,他深情地在已经睡去的玉珍的床边坐到天明。

    之后,李耳发现他在婚姻上受到了“欺骗”,心中非常悔恨,但是又不忍心去悔恨,心情十分复杂,一天没有吃饭。他无法不让自己悔恨,一位通情达理的学问家,在婚姻上出了那样的事,怎不叫人……!他又不能昧着良心而去悔恨,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是那样的深厚,她对他是那样的一片真情,她是那样的无奈,那样的可怜,他们两个又是那样的对月发誓,他若反悔,自己是否中咒落得不好下场则不值得多想,更重要的是那可怜的人将会被残酷的处置落到无法设想的境地!他不能出卖良心,出卖夫妻深情,为了保护他的亲人,他宁愿有损自己的清名,也要承担起丈夫的名义。但是他毕竟心中悔恨,毕竟是经过了那个“洞房花烛”之夜,毕竟是不能算作明媒正娶的娶妻。玉珍的叔父蹇泰颐得知消息,暗地里十分生气,但是因为事实既成,因为李耳的名望和他自己的脸面,没去兴师问罪,而是一声不响。表面上看,只能知道他是已经“默许”;百里家大概也是因为同样的缘故而一声不响,更象“默许”.两个“默许”的假象,加上玉珍认死也要死在李家,使李、蹇婚事逐渐趋于合法化。但是当李耳和玉珍真正同宿之后,蹇泰颐又因李家穷苦等因素而认死不愿承认蹇、李二家的婚姻。他全当没有发生那件事,全当没有侄女,从来没有侄女,根本不承认他家有过什么蹇玉珍。他想,这样做,不光可以防止以后无法顾及面子,而且可以永远不会得罪百里家。

    张二烈和春香,从那以后,不知去向。有的说他们成了亲,偷着走了;有的说他们并没结婚,而是各奔前程,不知哪里去了。

    李耳在外局上从不提及他的婚事,他感到不好意思说话,感到别扭,不自然,他对他的一位信徒说:“唉!叫我咋说!全当我从没娶过妻室!”不知怎的,后来竟以讹传讹,成了“李耳反对爱情,反对娶妻”.

    李耳对自己的婚姻,外局上感到不自然,但在内里,他们夫妻却是互相疼爱,相敬如宾,感到幸福,和谐,非常的自然。没想到一年之后,当玉珍生下李宗不到一月之时,百里家突然派人来把玉珍抢走。玉珍拼命挣扎,拼命反抗,半路上投井而死。李耳悲痛欲绝,心如刀割,几次一个人站在曲仁里家后,面北而视,一声不响地向着玉珍死的方向流泪,暗暗发誓:终生不再娶妻,要努力成就学业,以作为对玉珍在天之灵的俸慰。他把这种决心告诉他那位信徒。后来又以讹传讹,“终生不再娶妻”变成了“终生未娶妻室”.

    李耳在婚姻上留下千载之谜,是他的内里自然,外局不自然所致。数十年后,当他意识到他的婚姻应该是里里外外都合天道自然,意识到造成他感到不自然那一面的根源在于百里轩、蹇泰颐视为珍宝的社会肿瘤而应该对这肿瘤开刀的时候,他已经西出函谷,开始了隐居生活,什么样的往事都不愿意再提。这真是一位一生为善的思想家非恨之中的千古遗恨。
相关栏目:
  • 孔子传
  • 老子传
  • 庄子传
  • 管子传
  • 屈原传
  • 吴起传
  • 释迦牟尼传
  • 李商隐传
  • 纪晓岚传